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角斜镇>> 角斜镇社区教育中心>> 社区教育>> 道德讲堂>>正文内容

道德讲堂

【庆祝建国70周年征文】我记忆中的“衣”

我今年七十三岁,从记事起,几十年学习、工作,生活中的琐事一件件、一桩桩,大多数早已淡忘,然而关于“衣”的几件小事的记忆却一直印在我的脑子里。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深秋的一天,二伯母带着堂姐堂兄,还有我和我母亲一起去角斜镇逛街。二伯母是有备而往,拿着鼓鼓囊囊的钱包为堂姐堂兄每人买了一件在当时很前卫和时尚的卫生裤,不用布票,总共花去十五、六元。这在当时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拿当时的收入和今天比,不亚于现在买一件上千元的品牌服装,也不难看出那时的剪刀差比现在要大得多。二伯母说,堂姐堂兄比我大几岁,她这样做是为了奖励堂姐堂兄到生产队做工挣工分。二伯母几次劝母亲也帮我买一件,母亲装着没听见,一急我的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但我母亲不为所动,就这样我人生第一次买商品衣的希望破灭了。

买衣事件发生的后一年,我有幸和其他两位同学从旧场初中考取了海安县中学,即现在的海中。为筹措开学时的书本费、学杂费和第一个月伙食费,父母忍痛卖掉了家中唯一能赖以赚点儿小钱的爆米机,凑齐了开学时的款项。尽管我身上穿得很差,但想起前一年买衣服的事,我早已有了不再添衣服的思想准备,我不想得一望二,凭当时的情况父母能让我读完初中又上高中,真是烧高香了。然而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在是否添衣服上母亲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母亲认为,儿子到县城读书,在全乡是第一批,在全大队是第一个,城里的伢儿“洋气”,衣着不能太差,穿得破破烂烂,补丁缀补丁的,让人瞧不起,再穿也不能让儿子站不到人面前去,至少要换洗得下来。母亲把外婆陪嫁的两块银元拿出来变卖(那时银元不值钱),扯了几块布送到当时角斜镇最出名的缝纫机缝衣师傅那里,帮我加工衣服。

尽管母亲想得很周到,但是衣服还是没有保证够穿。入学第二周的一天清晨,我到学校东北角的洗衣舖口汰衣服,一不注意多跨了一个浸在水里的台阶,连人带衣服下了河。幸亏有同学在场,把我这个落汤鸡从河中拉了上来。正当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班上团支部书记龚长宝同学给我找来了一套他还未穿过的衣服,一再催我穿上,我只好欣然领情,就这样一场穿衣危机过去了。

我自幼患有比较严重的支气管哮喘病,父母对我的保暖特别的上心。在毕业的前一年,母亲用自己结婚时的一件老式长棉袍帮我改制了一件小夹袄和两条保暖护腿,并且把父亲犹豫不决好几年才下决心做成的蓝纱卡面子的短棉大衣拿出来,让我带到学校留加盖在腿部棉被上。那年冬天天气特别冷,最低温度达到零下十三度。穿得单薄的同学走在路上一阵风吹来,浑身打颤,甚至听得见上牙瞌下牙的声音。与我同宿舍的一位同学,身上穿得十分单薄,嘴唇冻得发青,瞅着我放在棉被上的短大衣发愣。我想起自己失足落水时,团支部书记给我送上的温暖,就主动地把短大衣借给了这位同学。一晃放寒假了,放寒假一般都要把棉被衣服等全部带回家,母亲帮助洗洗刷刷。借衣服的同学来了,站在我旁边对我说,吴光文,我把大衣还给你。一边脱着,一边嘴里嘟哝着:不晓得回去这个冬天怎么过呢?锣鼓听声,说话听音,我明白了。望着同学一副无奈的样子,我说,你就穿回去吧!那位同学说,你回去母亲知道了,要骂吧!回到家,母亲果然问起大衣的事,我说:东西多,没带回来,锁在箱子里寄存了。为了同学情,我一个诚实的孩子撒了一个谎。

恢复高考那年我参加高考被录取在海安师范学习。一次我和另两位同学晒在宿舍二楼晒衣杆上的衣服丢失了,两天后学校接到如城派出所打来的电话,说他们那里抓到了一个小偷,供认在海师偷过几件衣服。学校通知我和另外两位同学去认领。我和其中一位同学兴致勃勃地赶到如城派出所,到那里一看,只见地上放着几件乱七八糟脏兮兮的衣服,我们的早已被他人领去,翻了翻我从中拿了一件圆领老头汗衫,怏怏而归。另一位同学拿了两件,说回家洗洗留弟弟穿,那种衣服今天在垃圾场上遍地皆是。

这就是四十年我所经历的买衣、借衣、失衣、追衣的故事。在日益繁荣昌盛的中国,更美丽更动人的故事,天天在产生,日日在发展,在改革开放后的今天,在“衣”上又有了新的故事:赠衣、扔衣,老太太、老爷爷们都穿上了品牌衣。

我的孙子个子长得很快,不少衣服,穿到八九成新就不合身了。儿媳总是把孙子换下来的衣服赠送给一些单亲、低保户家庭的儿童、少年,曾收获过不少“谢谢”。而这几年情况变了,如今连那些孙子只穿过几回的品牌衣服都找不到接受方了。过去那些受赠过的对象的家长有的已经鸟枪换炮,钱袋子也鼓起来,再好的旧衣服对他们都失去了吸引力;有的家长想收下,但是少年本身不乐意,家中也不是起,又何必拾人家的旧的,真是句句铮言,落地有声。而对孙子穿了不合身的衣服,品牌的非品牌的,儿媳不愿长期保管,别无选择,一个字“扔”。现在在垃圾场成堆的旧衣服,已经不再是破破烂烂的服装了,有的比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前的人们“出客”的服装,甚至“结婚”的“礼”服还要靓丽。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就服装而言,真是天翻地覆,真正是换了人间。改革开放四十年把这种变化推向了新的阶段,我们祖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现在阔步走在富起来的路上,我们人民从贫穷、衣衫褴褛到现在穿红戴绿、西装革履,未来将更加辉煌灿烂。但是,今后人们的服装不管发生什么变化,我还是要留下那几个“衣”的记忆。因为留下这个记忆,它将会使我更加热爱与日俱新的伟大祖国,更加热爱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更加坚定不移地维护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