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角斜镇>> 角斜镇社区教育中心>> 社区教育>> 社教动态>>正文内容

社教动态

加快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须解决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江苏省教育厅于2018年6月25日向所辖各市区教育局、高校下发了省教育厅《加快发展老年教育行动计划(2018-2020)》,要求省所辖各市区教育局、各高校“结合实际贯彻落实”。这是笔者所看到的江苏省教育厅对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地首次响应,欣慰之际,一个问题油然而生:江苏省如何加快老年教育发展呢?在此,谈谈自己的想法。

一、加快老年教育发展已刻不容缓

(一)老龄化形势日趋严峻

据全国老龄办最新统计,截止2017年年底,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2.41亿,占总人口的17.3%,平均近4个劳动力抚养一个老人。其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中国老年人口比例严重超标。“十三·五”时期,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将持续加深,预计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其中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由于70年代以来独生子女较多,将来“四二一”家庭结构比较普遍,一对夫妻要抚养一个子女,照顾四个老人。目前第一代独生子女已到中年,父母渐渐变老,传统的家庭养老模式面临现实压力。不同于发达国家,我们国家人口老龄化进程与新兴工业化、城镇化、信息化和农业现代化进程相伴随,与家庭小型化、空巢化相交织,带来的问题和矛盾更加复杂。

据《江苏省2017老年人口信息和老龄事业发展状况报告》,截止2017年年底,江苏省老龄化形势更加严峻:2017年底,全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756.21万,占户籍人口的22.51%,比全国(17.3%)高5.21个百分点;65周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1199.9万,占户籍人口总数的15.38%,比全国(11.4%)高3.98个百分点。老龄化率仅次于上海、北京,居全国各省(区、市)第三位,是老龄化程度最高的省份。老年人口平均寿命“更加长寿”。全省百岁老人有6026人,比上年增加535人,每十万人中有百岁老人7.72人;百岁老人数量居前三位的设区市分别是南通市、徐州市和苏州市。2017年,全省60周岁以上老年人平均去世年龄为79.25岁,比上年(79.19岁)略有增长。

(二)江苏省经济发展水平已经具备了加快老年教育发展的条件

老年教育的发展需要经济地支撑。33年来,我国老年教育发展势头良好。据相关方面统计,截止2016年年底据统计,我国老年大学已有62211所,接受老年教育的老年学员有8147410人。但是各地区发展十分不平衡:大城市、东部沿海地区的老年教育明显优于中西部地区。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受到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地制约。

加快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需要相当的经济实力。江苏省经济发展的现有水平表明,进一步加快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已经具备了经济条件。

2017年上半年,江苏省实现生产总值40821.2亿元,排名全国第2,首次突破4万亿!同比增长7.2%,人均GDP51049元。2017年全年中国各省人均GDP排名,江苏省第4位,仅次于北京、上海和天津。

2017年上半年江苏各城市GDP排行榜

排名城市2017经济总值(亿元)2016经济总值(亿名义增速%名义增量(亿元)
1江苏省40821.236531.7311.74%4289.47
2苏州市8290.127557.369.70%732.76
3南京市5488.734876.0812.56%612.65
4无锡市4933.234412.811.80%520.43
5南通市3800.973336.6913.91%464.28
6徐州市3191.622832.5912.67%359.03
7常州市3173.822808.0313.03%365.79
8盐城市2515.662266.0611.01%249.6
9扬州市2405.682113.4213.83%292.26
10泰州市2244.811972.6513.80%272.16
11镇江市2109.551884.3211.95%225.23
12淮安市1690.8150012.72%190.8
13连云港市1334.491183.0812.80%151.41
14宿迁市1210.231075.9712.48%134.26
-全省合计42389.7137818.4312.09%4571.28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智研咨询整理)

江苏省居民消费价格上涨。上半年,全省居民消费价格涨幅1.8%。其中,城市上涨1.9%,农村上涨1.3%。国家统计局江苏调查总队总统计师庄龙德介绍,上半年江苏省物价走势平稳,1.8%的涨幅属温和上涨,高于全国平均0.4个百分点。在全国各省区中,上半年江苏省物价水平排在第八位,在华东地区排第三。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31个省份2017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显示,江苏省人均达到35024元,位居全国第五。江苏省居民人均收入高出全国平均数9050元。

(三)江苏省老年人物质需求逐步得到满足后精神需求凸显

遵循人的心理发展规律,当物质需求得到一定程度满足后,精神需求即凸显。因本文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加快江苏省老年教育的发展”,这里,以江苏省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数据来描述老年人的精神需求现状。

2017年的苏锡常镇宁五市调研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年底,五市老年大学(老年学校)共计310所;五市社区老年教育单元和老年教育远程收视点共计3519个;五市在校老年学员共计376163人;五市老年教育单元参与者299843人。由此得出:2016年,苏锡常镇宁五市老年教育入学率为7%,老年人以各种形式参与老年教育活动的参与率为12%。

再以南京市为例。截止2016年年底,南京市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猛增到130.94万,占户籍人口的20.08%,已接近深度老龄化。(南京市民政局统计数据)在人口老龄化形势日趋严重的同时,庞大的老年人口群体爆发出巨大的多向度的精神需求,这促使南京市老年教育向新的高度发展,既注重量的扩张,又注重质的提升。迄今为止,南京市现有老年大学(老年学校)190所,村、居委老年教育的教学点936个,远程老年教育的收视点263个;各层次老年大学(老年学校)在校老年学员共计124934人,村、居委会老年教育教学点参与者共计167071人,远程教育注册老年学员共计49537人。将在校老年学员总人数、村居委会老年教育教学点参与者总人数和远程教育注册学员总人数三者相加,南京市老年人以各种形式参与老年教育活动者共计341542人,除以当年南京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数,南京市老年人以各种形式参加老年教育活动的参与率达到26%。南京市老年大学(老年学校)注重以创新驱动发展,在改革中不断提高老年大学的教学质量,从而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现代“新老人”。

除此之外,笔者在调研中发现,由于种种原因,还有很多基层社会中的老人不知道如何满足自己的精神需求。

二、进一步加快江苏老年教育发展的根据

江苏省教育厅提出“加快江苏老年教育发展”,既有理论依据,更有实践根据。

(一)理论依据

进一步加快江苏老年教育发展的理论依据是辩证法的矛盾论。辩证法矛盾论揭示出,在复杂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存在着许多矛盾,其中,必有一种矛盾,它的存在和发展决定和影响着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这种在事物发展中处于支配地位、对事物发展起决定作用的矛盾就是主要矛盾。其他处于从属地位、不起决定作用的矛盾则是次要矛盾。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相互依赖、相互影响,并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辩证法矛盾论还认为,每一个矛盾中的两个方面的力量是不平衡的。其中,处于支配地位、起着主导作用的方面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处于被支配的方面是矛盾的次要方面。事物的性质主要是由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因此,抓住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其他问题就迎刃而解。抓准主要矛盾,必须抓住关键,“关键”就是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据辩证法矛盾论,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的主要矛盾是供需矛盾。这可以依据教育经济学理论加以佐证。教育经济学理论可以帮助我们在辩证法指导下,准确地找到并解决老年教育的主要矛盾。教育经济学理论揭示出教育与经济发展的关系,主要是:一方面,经济增长本身要求教育部门输送大批有一定技术文化水平的劳动者;另一方面,教育事业的发展始终是与一国的国力相适应的,经济越发达越有可能提供较多的教育费用,促进教育的发展。由此可见,供需矛盾是教育的主要矛盾。此理论同样适合于老年教育(老年教育的本质属性是教育),换言之,供需矛盾也是老年教育的主要矛盾。供需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决定着老年教育发展中其他矛盾的存在和发展,其解决得如何,决定着某一地区乃至一个国家老年教育的发展质量。

经济学理论还认为,从某种意义上,供给创造、决定着需求。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的实践表明,各地政府对老年教育的重视程度、所提供的公共服务水平和质量,决定着当地老年大学的入学率和参与率,决定着老年人接受老年教育的需求度。正是从这个意义上,供给侧是江苏省老年教育的供给与需求这对矛盾中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

(二)实践依据

相关专题调研数据显示,供给侧不适应需求侧是江苏老年教育发展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换言之,老年教育的供需矛盾中,其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供给侧”。

1.老年教育的供给侧与需求侧。

老年教育的“供给侧”有两个层面:一是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和各地各级政府(教育属于政府的公共服务范畴);二是各地各级老年大学(老年学校)。政府属于宏观与中观供给侧,老年大学(老年学校)属于微观供给侧。再把老年教育的“供给侧”细分,中央政府与各地各级政府居于供给侧的主要方面,居于支配地位,起着主导作用。其主导作用主要表现在各级政府为老年教育的生存和发展提供所需“保障条件”,即:政策法规、管理体制、办学场所、资金投入、师资队伍、信息化建设投入等;各地各级老年大学(老年学校)主要向老年人提供科学的课程体系,以满足老年人日益增长的多向度的精神文化需求。老年教育的“需求侧”,就是社会各层面的老年人。

2.江苏省各地政府老年教育的供给侧与需求侧适应度高低不一。

老年教育管理体制供给。江苏省省辖13个市的老年教育管理体制总体分为三类:老干部局、老龄办和教育局。南京、无锡、常州、泰州、扬州、淮安、盐城、连云港、宿迁等9市的管理体制分别归属于老干部局和老龄办;苏州市、镇江市、南通市和徐州第一老年大学的管理体制归属于市教育局。实践已经充分证明,老年大学的体制归属于教育局是正确无疑的。管理体制不同,各地各市政府对老年教育的投入水平不一。管理体制归属于教育局的4个市,老年大学的办学经费都纳入了市教育经费,各种办学所需硬件和软件逐年更新,逐步向教育现代化发展。而其他9个归属于老干部局和老龄办管辖的市老年教育,投入水平相比较之下较差、很差,硬件和软件均远不如归属于教育局管辖的市老年教育。

对老年教育的资金投入。除了苏州、镇江、南通和徐州4个市老年教育办学硬件和软件都归属与市教育经费划拨外,其余9个市老年教育虽然也主要来源于市财政,但非常有限,因此,办学硬件和软件的水平参差不齐,与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较大。

师资队伍。全省所有老年大学基本没有校本师资队伍,所有教师皆外聘。但是,体制归属于市教育局的老年大学,有部分教师是教育局下派的,教师的待遇逐步改善和提高。而不归属教育局管辖的学校教师都是老年大学通过寻找而外聘的,且教师的授课费与教师付出的劳动很不相称。从总体看,江苏省各地各校的师资队伍质量因投入不同与老年教育发展的适应度也是不同的。

现代信息化建设。现代信息化建设是衡量一个学校“现代化水平”的标准之一。各地各校老年大学的现代信息化建设还处于“初级阶段”水平,与“培养现代化老人”的目标相距甚远。

3.江苏省各地老年教育供给侧与需求侧适应度差异所产生的负面影响。

据调研数据,江苏省各地老年教育供给侧与需求侧适应度不一,所带来的主要负面影响是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苏南地区、苏中地区和苏北地区的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呈现为苏南、苏中和苏北三地区发展水平的逐步递减态势。

在此,仅以全省各地老年教育广义参与率来表征发展的不平衡。苏南地区的老年教育广义参与率为14.36个百分点;苏中地区的老年教育广义参与率为6.09个百分点;苏北地区的老年教育广义参与率为3.51个百分点。由此,苏南:苏中=235:100,即苏南地区老年教育的发展水平是苏中地区老年教育发展水平的2.35倍;苏南:苏北=409:100,即苏南地区老年教育的发展水平是苏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水平的4.09倍。苏南、苏中和苏北三个地区老年教育发展不仅呈现为梯度递减,而且不平衡性如此巨大。

从苏南地区、苏中地区和苏北地区发展不平衡现状得出三点结论:一是苏南地区在加快老年教育中能在较短时间内达到广义参与率的20%的水平;二是苏中地区在加快老年教育发展中,首先达到南通市老年教育的发展水平,进而向广义参与率达到20%的目标前进;三是苏北地区老年教育的发展,首先达到与其经济发展相应的水平,然后逐步使老年教育广义参与率逐步达到20%的目标。

(三)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实践证明了解决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加快老年教育发展的关键

据笔者2017年5月“走苏南”的调研,苏南地区各市市委市政府为了逐步满足本市老年人的精神需求,积极主动地解决老年教育发展的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使老年教育发展呈现出中国老年教育“苏南特色”的雏形,具体表现在以下方面:

一是地方政府积极主动地着力解决老年教育的发展瓶颈,形成了“党委领导、以政府某一部门为主导、其他相关政府部门协同管理”的扁平化现代管理体制,初步形成“覆盖广泛、灵活多样、特色鲜明、规范有序的老年教育新格局。”深化供给侧改革使苏南地区老年教育步入转型发展期。这突出表现在地方政府积极主动地改革老年教育的管理体制,建立以某一政府部门为主、多个相关政府部门协同合作的老年教育扁平化现代管理体制,从而助推苏南地区老年教育走向可持续发展。苏州市老年教育的发展和镇江市老年教育的发展就是最好的例证。早在2002年,苏州市委市政府准确地看到苏州老年教育发展的瓶颈是管理体制,积极主动地改革,决定将苏州市老年教育归属于苏州市教育局管理。管理体制的改革大大推进了苏州市老年教育的发展,苏州市全域实现了老年教育全覆盖,实现了老年教育的普惠性。苏州市老年教育管理体制的改革在江苏省具有引领作用,产生了溢出效应。2009年,镇江市委市政府向苏州学习,积极改革,将镇江市老年教育归属于市教育局管辖。镇江市教育局在实践中正确地认识到“教育”是老年教育的本质,老年人已是社区的主体,为建设“学习型社会”,在全市城区建构起市-区-街道-社区四级社会教育网络,将老年教育全部纳入其中,把老年教育与社区教育合二为一,探索出老年教育向基层社区发展的切实可行的路径。在镇江市城区实现老年教育全覆盖的基础上,2017年下半年,在代管的句容、丹阳和扬中三个县级市实现老年教育全覆盖。

二是地方政府切实贯彻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加大对老年教育的投入,推进老年教育全覆盖。无锡市和常州市老年教育的发展是最好的例证。为满足广大老年人精神需求而对老年教育提供公共服务。无锡市政府近年来对无锡市老年大学的财政投入,每年都保持在300万元(包括学费收入)左右。常州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老年教育发展规划纲要(2016-2020年)》,逐年加大对常州市老年教育的财政投入。如,2016年常州市财政对常州市老年大学投入了460万元(包括学费收入),2017年常州市财政对常州市老年大学投入了510万元(包括学费收入)。正是因为常州市委市政府对老年教育的重视,大力推进了常州市老年教育的发展。常州市老年教育在2011年实现一市五区全覆盖的基础上,2016年全市乡镇街道实现了老年教育全覆盖。

三是在推进城市升级的基础上提高苏南地区老年教育质和量并举发展。南京市老年教育发展就是最好的例证。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对中国338个地级以上城市再次排名,其所发布的2017年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的数据显示,南京排在新一线城市第五位,苏州排在第七位。这一新排行榜反映出南京市城市各方面的发展水平以及城市的升级换代。在南京城市发展升级的基础上,南京市各级政府逐年加大了对老年教育的公共服务,尤其是财政投入。

四是建立了“县(市、区)-乡镇(街道)-村(居委会)”社区老年教育网络,方便老年人就近学习。苏州市实现了老年教育全覆盖,建构起的市-市(县)区-街道(镇)-社区(村)四级老年教育网络,使广大社会老年人普遍享受着老年教育。镇江市实现了城区的老年教育全覆盖,建构起市-区-街道-社区四级老年教育网络。笔者在镇江市调研期间,走访了镇江市老年大学、镇江市京口区老年大学以及京口区四牌楼社区学校,参观了四牌楼街道社区图书馆,处处可见镇江市城区、街道的老年人在家门口就近学习的景观。

五是产生了养教结合的老年教育新模式。笔者在常州市老年大学调研期间,到了常州市新北区河海街道老年学校调研。该校由新北区河海街道老龄办领导和管理,依附于河海街道万家安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将街道老年学校与街道养老服务中心相结合,创建了“养教结合”的街道老年学校。因为河海街道老年学校不限制招生名额,社区的老年人既可以在老年学校学习,又可以在养老中心活动、学习、就餐。笔者去河海街道老年学校调研时,社区老年人对我说:“谢谢共产党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养老、学习、活动中心。”2016年5月,在《老年教育发展纲要(2016-2020年)》颁发前,南京市江宁区谷里街道老年大学就把老年教育办到了街道敬老院,创建了“养教医体文”结合的谷里老年大学敬老院分校。目前,谷里街道敬老院分校共有三个班,老年学员65人;开设了唱歌、象棋和健身气功3门课程,谷里街道老年大学的纪永回校长亲自去敬老院给老人们讲授健身气功课程。谷里敬老院的老人们幸福地说:“以前我们住在敬老院里很孤单,感觉是件丢人的事。参加老年大学的学习后,身体健康了,心情舒畅了,感到了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关怀,越活越想活。”

老年教育的“苏南特色”显现出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已经局部实现了国务院颁发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的要求、目标和任务,有的地区甚至已经超过了《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的目标。如,苏州市的吴江区,截止2017年年底,有区老年大学1所,各区镇老年大学8所,分(部)校17所,街道、村社区老年学校或教育点445个,注册就读学员66946人;全区老年教育入学率为28.44%。又如,镇江市京口区四牌楼街道,截止2017年年底,有街道老年学校1所,社区居民学校9所,另外还开设了老年远程教育网-京口终身学习网,共有4500多名老年学员,四牌楼街道的老年教育入学率为19.15%,很快就可以达到并超过国务院下发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的20%的老年教育普及目标。由此可见,苏南地区老年教育现代化已经走上了良性发展的轨道;更体现出苏南地区各市市委市政府在思想上正确地认识到老年教育的“教育”本质,在行动上主动积极地为本市老年教育发展提供一切公共服务,正逐步实现着中国老年教育的正义性、普惠性和持续性,为加快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关于进一步加快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的初步建议

根据辩证法的矛盾论理论和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的实践经验,对进一步加快江苏省老年教育发展提出以下初步建议:

(一)各地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及责任人须进一步解放思想

江苏省的苏南地区、苏中地区和苏北地区三个地区老年教育发展不平衡,既有客观原因——各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又有主观原因——各地各级政府对老年教育认识不一致所导致的提供公共服务水平的差异。

正确的思想指导正确的行动。各地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及责任人须进一步解放思想,把办好老年教育作为应对我省深度老龄化的一项重要举措;进一步明确老年教育的本质是“教育”;进一步明确老年教育的宗旨是以老年人为本,不断满足广大社会老年人日益增长的多向度发展着精神文化需求;进一步明确不断提高对老年教育的公共服务质量是政府的职责所在。

(二)各地各级政府应为发展老年教育提供法律和政策依据

法律和政策是老年教育得以生存和实现持续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保障。改革开放40年来,党和国家提出要建设学习型社会,构建全民学习和终身学习体系,并将老年教育作为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举措,纳入终身教育体系,强调要重视老年教育和发展老年教育。为此,国家和有些地方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法规和政策,有力地保证了老年教育的蓬勃发展。如:2012年12月修改并于2013年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再次强调:“国家发展老年教育,把老年教育纳入终身教育体系,鼓励办好各类老年学校。”“各级人民政府对老年教育应当加强领导,统一规划,加大投入。”2007年,《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强调“办好老年大学,扩大覆盖面”。1998年,上海市教委颁发《上海市老年教育机构设置的暂行规定》;2002年,天津市人大常委会公布《天津市老年人教育条例》;2005年,福建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福建省终身教育促进条例》;2007年,徐州市人大出台了《徐州市老年教育条例》等。这些法律和政策大力推进了我国和相关省市老年教育的健康发展。鉴于此,在新的发展时期,我省各地各级政府须向本地老年教育提供法律和政策保障。

(三)各地各级政府须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

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总体走在全省前列的成功经验表明,改革老年教育管理体制是加快老年教育发展的“抓手”。建构“以教育局牵头、其他政府相关部门协同管理”的老年教育扁平化管理体制,是进一步加快老年教育发展的根本保障。

江苏省各地各级老年教育管理体制不一,老年教育供给效率也不相同。因此,各地各级政府须加大改革力度,从实际出发,着力于改革本地区老年教育的管理体制,才能把提高老年教育的供给效率落到实处,才能进一步推进本地区老年教育的高质量发展。

(四)各地各级政府须在经济发展的同时进一步提高对老年教育的投入水平

老年大学(老年学校)是老年教育的载体。办学校,既需要硬件(校园、教室、教学设备等),又需要软件(办学理念、管理主体、教材和综合素质搞的教师队伍等)。在当代历史条件下,办好老年人满意的老年学校,既需要现代化的办学硬件,更需要现代化的办学软件。这些,都取决于各地各级政府对本地老年大学(老年学校)的投入水平。

因此,各地各级政府在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大改革力度的前提下,须在本地区经济发展的同时,不断提高对本地区老年教育的投入。逐步扩大教学场地面积,教学设施逐步实现现代信息化;教学管理在规范化的基础上逐步走向现代化;各校具有一支适应老年教育的综合素质高的教师队伍;教材内容具有时代性、文化性和地方特色。

(五)各地各级政府须将大力发展基层老年教育作为现阶段的首要任务

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年底,全国老年教育的入学率为3.80%;江苏省老年教育入学率为5.89%;加上远程老年大学和教学点的学员20万人,共计老年学员1212370人,江苏省老年教育入学率为7.05%。这样的数据表明,中国和江苏省的老年教育普及率非常低,教育公平度非常低,更表明老年教育的发展远不能满足广大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求。

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秉承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理念,必须确立“以老年人为本”的老年教育价值理念;为了充分满足广大老年人的精神文化需要,必须大力发展城乡社区老年教育。因为,在老龄化形势严峻的今天,老年人已经成为城乡社区的主体。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的成功经验之一,是广泛地将老年教育向城乡社区推进,着力建设好城乡社区老年学校和教学点,在城乡社区建设和开通老年教育网,是提高老年教育普及率的一条切实可行的路径。苏南地区老年教育发展的成功经验证明了《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中提出的“将老年教育的增量重点放在基层和农村,形成以基层需求为导向的老年教育供给结构,优化城乡老年教育布局,促进老年教育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这一“优化布局,面向基层”的基本原则的正确性和可操作性。

各地各级政府大力发展城乡社区基层老年教育,广大城乡社区老年人在家门口就可以接受老年教育;老年教育的普及率有望迅速提升。这样,国务院下发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和江苏省教育厅下发的《加快发展老年教育行动计划(2018-2020)》提出的“以各种形式参与教育活动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总数的比例达到20%以上”的发展目标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