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数据...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角斜镇>> 角斜镇社区教育中心>> 社区教育>> 人文修养>>正文内容

人文修养

祖国托起我的幸福人生

我是一名退休教师,在新中国诞生的前两年出生。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我却顺利的上完了小学、初中、高中、师范,有幸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在这举国热烈庆祝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之际,我再一次体会到,单凭父母的微薄之力,绝不可能有我幸福的今天。我的母亲虽然生了我,但真正给我幸福人生的是我的祖国——我的第二个母亲!我和我的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我的每一步成长,都凝聚着祖国的关怀和心血。我和我的祖国血肉相连,没有祖国就没有我的现在,我发自肺腑的感谢我的祖国,是祖国托起我的幸福人生。

犹记得九岁那年,我开始上小学了。正值新中国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贯彻“两条腿走路”的发展教育事业的方针。村里利用土改时没收的地主的两间空房屋,办起村办小学,学校离我家只有200米。我拖延至九岁入学的原因,就是因为七岁、八岁时上学,要到离家四五里路的一所公办初级小学。自己个头小,又体弱多病,而且家与那个学校之间还有一座摇摇欲坠的木质高桥。我上一年级时,当时班上年龄最大的一名男生王谟祥大我六岁,一名女生崔连凤大我五岁。如果不是新中国的诞生,他们可能就永远是文盲,那时文盲率在农村达到90%以上,或许我也会在三年、五年后才能上小学,甚至一辈子都上不成学,读不成书,也和多数人一样成为一名目不识丁的文盲。

在家门口读完二年级,来到离家有五里之遥的公办小学读三年级,后来跳过四年级,用五年的时间读完了小学,比起我父母那辈子的人,我已经是一名“文化人”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圆了我的“小学梦”。新中国成立时,中国人民刚从“三座大山”的压迫和剥削下解放出来,新生的祖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有的地方办学都找不到老师,不少识字很少的人就“救急”而当上了老师,老百姓称他们为“百字先生”。可以讲,在当时能读完小学就是一个奇迹。

国家在提前完成第一个五年计划后,很快进入第二个五年计划,这时,却出现了三年困难时期,国家经济完全陷入困境,物质极端匮乏,本来就是一穷二白的祖国,更雪上加霜。但我的祖国砥砺前行,仍坚持实施第二个五年计划,而且再次把发展教育事业放在首位,始终高举着“民族振兴在教育”的大旗。一九六〇年,海安县委县政府毅然决定在我的家乡创办了“旧场初级中学”,我有幸成为旧场初中的首届学生。如果不办旧场初中,我就必须到近20里路的栟茶中学或李堡中学就读,不难想象,送一个孩子寄宿上初中,在当时对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有多难。如果不办旧场初中,我读初中的希望肯定成了肥皂泡。

我永远不会忘记,旧场初中万国太校长在一次校会上对我们讲:国家培养一个初中生一年要花36元,培养一个高中生要花112元。六十年前的36元,112元是什么概念?现在恐怕已经成千上万了。万校长的讲话我至今未忘,成了我几十年来感激党和政府的最原始动力,万校长的讲话成了我几十年来热爱党、热爱祖国的基石。旧场初中招生112名,入学106名,读到初三毕业时只剩下19人,80%以上的人都成了“流生”。当时虽然国家困难重重,但对我们学生却倍加照顾,我享受一半的学费减免和每月一元的人民助学金,学杂费基本不成问题,冬天还有清寒补助费2到3元。我在我的祖国的关怀下,读完了初中,并且考取了海中。

送海中录取通知书那天,我父亲坐在丁头虎茅草屋门口织草帘子,一边听班主任石昭信老师苦口婆心的劝导,一边叹着气。石老师还说到了学校有助学金补助,父亲才松了口气,说:“听石老师的,就让他上吧!”父亲一狠心卖掉了家中唯一最值钱的东西,一部可以在春节时赚点儿小钱的爆米机,26元,正好够缴学杂费、书本费和第一个月的伙食费。母亲把外公陪嫁的两块银元变卖掉扯了几块布,帮我做了几件换洗衣服。到校后,除了开学一笔费用外,每月伙食费6.6元。临近第一个月月底时,同学们都担心下个月的伙食费如何着落,正当大家翘首以待的时候,学校召开了助学金评定动员会,后来评了我每月4.5元,最多的5元(烈士子女7元)。如果家里带粮交到学校,就基本上不要再花钱了,我在祖国母亲的关怀照顾下又读完了高中。

由于十年动乱,在高中读完五年后回到家中,奔赴农业第一线。四个月后经贫下中农推荐,我当上了民办教师,一干就是九年。

民办教师转为公办教师,这是所有民办教师的梦想,当然我也不例外。等啊,盼啊,还是我的祖国给了我希望,向我抛来了橄榄枝。1977年作为改革开放的前奏,经邓小平同志拍板,国家恢复中断了十一年的高考。我被师范录取,两年一过成了公办教师。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哪有我的师范梦?

我的每一步成长,都是我的祖国精心哺育的结果。我的祖国母亲尽管自身“奶水”不足,却千方百计的“催乳”,用“乳汁”把她的儿女们喂养大。毫不夸张的讲,我就是喝祖国母亲“奶水”最多的一个孩子。

2009年我不幸罹患肝癌,需要手术。我的一个在上海东方肝胆医院当医生的学生,帮我找到了东方肝胆医院仅次于吴孟超院士的第二把刀,原副院长姚小平教授(少将军衔)为我主刀,如果不是祖国培养我当上了教师,又教出了学医的学生,我何德何能享受到这种顶级的医疗待遇?手术已经整十年了,情况良好,可以说,这是我的祖国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知恩图报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为了报答我的祖国给我的人生幸福,在职时,我兢兢业业工作,多次受到记功和嘉奖,被评为南通市先进教育工作者。退休后,我离岗不离党、退休不褪色,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关心下一代、老促会、党的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活动都留下我忙碌的身影。我多次为基层党组织上党课,被海安市委组织部聘为党员教育讲师团讲师。我策划参与了多项活动,先后有“家风传承”、“三代党员上党课”,编写“革命英雄谱”等活动并在人民网、中国文明网、中国老区建设红色思源网报道和发布。我的不同内容的十多篇讲稿,有多篇获奖;听讲村民、师生、退休干部达六千多人次。我也有幸被评为海安市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海安日报》还为我发了一篇人物通讯。

我的祖国对我恩爱如山、情深似海,我所做的一切努力仍然微不足道。我将老骥伏枥,愿意为我的祖国奋斗不止,借用《海安日报》报道我的那篇通讯标题——夕阳不落,奉献不止。